野百合也有春天

野百合也有春天,Miss宋个人博客,记录web前端成长和学习历程的个人博客,前端博客,佛山博客网站!

雨声

天气算不上阴暗,太阳躲在云层里,路上的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我此时却异常的兴奋,手里捏着F大的录取通知书,内心雀跃。
 
  在这个不那么明亮的日子里,却让我记忆深刻。
 
  F大是我梦寐以求的院校,考试之前我做梦都梦到已经坐在大学的课堂上,我心目中的大学的样子,充满着自由的气息,遇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,大学是充满欢乐和笑声的,在考试之前老师就告诉过我们,他说:坚持最后一年,到了大学就解放了。
 
  我至今都记得那是一个彩色的信封,里面装着一张白纸黑字的信件,我走在平常的街道上,那条路我走过整整三年,多少欢笑都聚集到一起,繁华的路段,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边聊天一边回家,马路特别的宽敞,两边的行道树像一道天然的风景。
 
  可能是我太高兴了,和所有人的心情都有所不同。
 
  那天我没有带伞,天气预报说会下雨,我总是没有未雨绸缪的习惯,看着灰蒙蒙的天,只能一笑了之。
 
  我一直望着天,有一种想看破它的意思,心里却在想,不知道看不看得到女娲用七彩石头补得那一块。
 
  然而,不管我怎么看,瞪大了眼睛也看不到那几种灿烂的颜色,天仿佛更加黑了。
 
  只不过在那之后,有些不记得了,意识清晰之后,只见很多人围在一个地方,喧嚣声不绝于耳,他们围在那个地方,有人尖叫,有人打电话,还有一人脸色苍白的站在一边,看样子那是一个中年男人,有些虚胖,还未下雨,他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密密的水珠,紧紧抿着他苍白的嘴唇。
 
  我只看得到他的一个脑袋和惨白的脸,人实在是太多,我手里紧紧捏着通知书,有些不想凑这个热闹了。
 
  正当我转身想走的时候,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她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,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,嘴唇干瘪,看着我的样子特别的冷漠,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,索性不想去理她,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直看着我。
 
  不知道为什么我兴奋的心情忽然就消失了,反而有些烦躁,我只想早点回家,很早以前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人,那也是一个女人,她头发就如杂草一样的,身上脏兮兮的往我身上靠,我当时被她吓得不轻,还好当时妈妈在。
 
  妈妈告诉过我那是一疯子,以后叫我小心一点。
 
 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疯子,我的脚步一直没停,她也一直跟在我身后,我紧张得手心冒汗,想往人群里躲,我有些害怕起来,我是天生胆小看到路边的小狗也要绕路的人,我加紧脚步,回头时,她居然笑着看我,我心突的跳动了一下,就像是被电击了一下。
 
  那是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,将打火机里的手动“马达”拆出来,我们是管它叫“马达”也不知道叫什么,那是一个黑色的头上带着两根电线的东西,按一下两个细细的电线头会发出电来。
 
  她的笑让我觉得恐怖,额头上不知不觉得冒冷汗,像是恐怖电影里鬼魅的笑,冷人心底。
 
  我索性不去看她,毫不犹豫的转身。
 
  这时候天空中飘起了雨,我一直看着自己的脚下,看的太认真了。一点也没有觉着雨水落到身上的凉凉的感觉,我只顾着埋头走了,脚下的雨点炸开了花,我紧张的情绪才放松下来。
 
  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,这才抬起头来。
 
 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走到了通往小学的那条小路上,路边的草已经疯长,夹杂着不知名的野花,我太熟悉这条路了。在小路边有一个像塔一样的建筑,小时候就听说过那里面关着一个人,是一个女人,她时常在半夜的时候会发出哭泣的声音,虽然我没有听到过,但每次经过那艳红的塔,看见黑洞洞的窗口,似乎有一个人影,我总会加快脚步。
 
  那是一座三层的塔,赤红色的,十分的醒目,第一层有一个朝着马路的窗户,我始终觉得那个窗户特别的邪乎,黑不见底,看得太用力的时候似乎真的能看透里面。上面两层都有两扇像外开的门,是朱红色的铁门,边缘有些生锈,看起来更加的触目。
 
  我只往窗户里看过一次,那是白天的时候,略有一些光从外面透进去,那日我太好奇了,忘记了所有的恐惧,只见一缕光在里面跳舞,时而空洞时而醒目,一个斑白的身影,黑色的长发,晃悠悠的在窗口跳动,借着那缕光,我慢慢的看清,那张脸,我有些惊讶,这竟然是一个好看的女孩,她的表情有些错愕,圆圆的眼睛微微睁着。好像看到我之后的愕然。
 
  我当时什么都忘记了,只记得双脚发麻,我笔直的站在路边,里面的女孩忽然嘴角扬起,大大的眼睛眨巴着,鲜血从她的眼角流出顺着她洁白的脸流到下巴。
 
  后来不知道怎么我回到了家,发过一次高烧,之后便淡忘了,再也没有走过这条路了。
 
  只是我现在不知怎么却停留在门口,朱红色的门半开着,发出咯吱的声音。
 
  雨声越来越大,伴着雷声,我看到天际斑白的闪电,就像老天在勃然大怒一样,一旁的杨柳树被雷劈得焦黑,就在我眼前发生的,时间太短,似乎都没有让我考虑的时间,在电光火石只间我居然推开了那扇门,我将门重重的关上,那声音胜过外面的雷声。
 
  我陷入了一片黑暗,我很紧张却丝毫没有任何波动。
 
  我还是很怕的,在没有任何人的情况下,我想摔门而出,在这里我会不时的想起在窗外看到的那张脸。
 
  我竖起耳朵不放过任何一个声音,我更加的紧张。
 
  慢慢的我紧绷着的身体才松软开来,我看着紧紧抓着门把的双手,那是我的手。
 
  我惊呼出声:“我的录取通知书呢?”
 
  “我的录取通知书呢?”
 
  回声吓我一跳,我这才敢正眼看这个地方。
 
  里面空荡荡的,除了一扇门和一个窗户之外居然没有任何的东西,我夜间视力十分的好。虽然看不清里面的颜色却也松了口气。
 
  原来从外面看有三层在里面看却只有一层,高高的一层,顶上是藏青色的瓦片,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了,就像是一个大箱子一样,外面的雷声似乎小了,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。
 
  对于这里我不再感到好奇,我拉开门跑了出去,我想马上回家,告诉他们这个房子的秘密。
 
  走到家门口我才悻悻的想起我的通知书,还没想那么多。见爸妈急匆匆的往外跑,我想叫住他们,可是他们似乎没听到。
 
  我也跟着跑过去,走着走着我又来到了路边,爸妈早就不见了影子,人群依旧没有散开,我鳖见路边有一个彩色的信封那是那样熟悉,走近我才发现那是我的通知书,在一个少年的脚边。
 
  我忽然兴奋起来,还好找到了。
 
  我微微的蹲下去,捡起时听见了熟悉的声音,那是爸妈的哭声。
 
  我掏了掏耳朵,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,正想起身去找他们,忽然我定住了。
 
  前面的中年大叔摇了摇头,“想不到啊!”
 
  “什么想不到?”我几乎是脱口而出。
 
  “想不到这么年轻的女孩居然出车祸了,真可怜啊。”他像是在自言自语,
 
  我忽而见到一个身穿白色大衣的人正将一个人,装入一个密闭的袋子中。我的爸妈正跪在那里哭泣。
 
  “难道那是我亲戚?”我好奇的看着他们,他们哭得声嘶力竭。我很少见他们这样,我立刻挤进人群,想要安慰安慰他们。
 
  忽然手像是被人抓住了,我转头一看,正是那个疯女人。
 
  “你干嘛?”我很着急,忘记了害怕。
 
  “我不干嘛,只是你应该走了。”
 
  “什么意思?”
 
  “就是你应该上路了,这是天命。”
 
  我冷笑,想要甩开这个疯女人的手,可是任我怎么挣扎,我都挣扎不开。我大叫爸妈,他们只是哭得肝肠寸断一点也听不到我。
 
  “别白费力气了,往那边走,走得越远越好。”
 
  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,那条路上开满了鲜红色的花。
 
  “你放开我,我爸妈在哭呢,我要去安慰安慰他们,我哪也不去。”我开始祈求她,她依旧笑着。
 
  我厌恶极了她的样子,我不顾一切的咬住了她的手,看着她手上流了血,我才停住。
 
  她笑着松手,我犹如得救了一样,想要扑进我妈的怀里。
 
  “小兰,怎么会这样?我不信,我不信。”她的声音哽咽着,一只手捂着嘴巴,另一只手抚摸着那半开的袋子里的脸。
 
  我忽然愣住,不知道是否自己的脸上有泪,
 
  我多想安慰她,可是做不到。
 
  走吧,顺着开满鲜红的彼岸花的路走吧,那是最好的归宿了。
 
  我看到鲜红的花朵,才忆起最后听到的喧嚣——
 
  我望着天空,黑压压的一滴雨水滴在我的眼眶,雨越下越大,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刹车声。
 
  雨使得鲜红的彼岸花变得斑白,我转身向前,雨声不绝于耳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Miss宋个人博客 - http://www.skj993.cn/html/jingxuanwenji/2018/0404/39.html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