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百合也有春天

野百合也有春天,Miss宋个人博客,记录web前端成长和学习历程的个人博客,前端博客,佛山博客网站!

当虚构比真实更真实

写作者想:“我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轻快起来呢?”
 
  无数人想:“我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轻快起来呢?”他们做的是忧郁的工作,欢乐那么少,总是孤独又疲惫。流过眼泪,可也有过受启示的时刻。那一刻他们突然想到,必然存在某些人,他们过的是自己被窃取的生活,那是怎样的生活呢?也许在梦中见过,或者在一个偶然的瞬间触摸过它美丽的衣边。
 
  那究竟是怎样的生活呢?有人写了自由的人,写一个故事,写驾船,写射击星星,写流亡者,写流亡中的甜美又艰辛的爱情,写海。可这并不容易,如果把虚构视作逃亡,那其中困难重重。有些人不够聪明,或者只是不够走运,很快被缉拿归案,故事在他们手中变了味。家庭不幸的人写幸福的家庭,在快乐中,他凶戾双亲的脸渐渐浮出水面;车间工人写一个操纵机械战车的英雄,却总是神经质地复述工作中的细节,他写伟大的机械,也不忘去为它的螺丝上一点油。天哪,人们痛苦极了。真实握住他们的笔,另一个与真实相似的真实诞生了。
 
  但一切并非毫无希望。有一个年轻人,他是所有人当中最有天赋、最勇敢、最野心勃勃的,也是最好运的。他懂得如何避免水下的暗礁,一次又一次从不幸生活的埋伏中有惊无险地逃走,他的笔是如此自由,以致于人们读过他写的文章,感动又热情地说:“这是梦中的景象啊!”
 
  他因此收获了无数爱。在自己的后记中,他写道:“我要用虚构抵抗真实。”抵抗怎样的真实呢?怎样的经历哺育了他?他接着写:“我生活得并不好,可是人总得生活……”
 
  那一刻他生命中的那些故事奇迹般地占据他的内心,他的一切抵抗都被摧毁了,而且他是心甘情愿地服从在真实之下的。他开始写他自己,写他的抗争,他的愁苦,那些东西像流水一样从他内心流淌而出,他从未感到自己可以写得如此轻盈……
 
  真实永远在场,永远在人背后,它一刻不停地,嘈嘈切切地响着,人力有所未逮,万事不能如意,人越是想逃离它,就越像绕着圆走路,又从身后追上了它。
 
  虚构与真实是何等紧密地相连着啊,从某种意义上说它能比书写真实更加忠实地反映人间真实。万事万物都太狡猾了,你诚恳地寻找它,叩问它,便扑了个空,你憎恨它,让它离开你,它却残忍地浮现了。就像照一面镜子,镜像能够反推出人的真实面貌。
 
  人越是做这样无用的尝试,就越是擅长从虚构中找到真实,越是知道什么里面有粮食长出,什么里面空无一物。这是悲伤的能力。从反对中看见赞扬,从一件坏事中看到善人,或者反过来,从虚构作品中读到许多悲伤的心灵。没有谁能比谁更真实地掌握真实,任何人都知道真实在何地,也知道虚构的自己是怎样被一个活生生的人哺育。
 
  从虚构中,我们见过的是一些多么亲切的、宝贵的人,在巨大的肥皂泡中听见人心的跳动。他们的抗争与失败在我眼中,他们的童年、青年、亲人朋友,他们想要亲吻的时代,灼热的心灵,全部全部在我心中了。我爱看人们去虚构一件事物,去建造不存在的城市,那是多么无用的失败与胜利。
 
  这就是人的伟大与美丽之处,知道是镜中之物而去触碰,此时没有房子仍要建造,虽身在那么贫苦庸俗的身躯之中,仍有想要追求更高处、追求自由、永恒生命的愿望……
 
  此时此刻,我要说我对虚构依旧怀有激情,我写花,是写我自己,写春秋也是写我自己,我虚构时依旧是无比诚实的。梦中出现的被反复唤起,它们比我想象的更真实。眼泪曾一滴滴流下来,我开始创造了,那是我眼泪的回音。
 

转载请注明出处:Miss宋个人博客 - http://www.skj993.cn/html/jingxuanwenji/2018/0404/38.html

评论